{"errno":100110007,"msg":"数量超上限"} 诗歌的魅力 | 这位女诗人获得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 - 作文资讯 - 晨览作文

诗歌的魅力 | 这位女诗人获得2020年诺贝尔文学奖

发布时间: 2020/10/09阅读次数:10
2020诺贝尔文学奖揭晓,来自美国的女诗人露易丝·格丽克获奖,获奖理由是“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,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”。
 诗歌
露易丝·格丽克,美国当代女诗人,2003-2004年美国桂冠诗人。至今著有十二本诗集和一本诗随笔集《证据与理论》。获遍各种诗歌奖项,包括普利策奖、全国书评界奖、美国诗人学院华莱士·斯蒂文斯奖、国际笔会∕玛莎·阿布朗德非虚构文学奖、波林根奖。现任教于耶鲁大学。

为什么她能获奖?

正如诺贝尔奖委员会给出的理由一样:“因为她那无可辩驳的诗意般的声音,用朴素的美使个人的存在变得普遍。”
 诗歌
露易丝·格丽克是美国最有代表性的诗人,她的诗长于对心理隐微之处的把握,将思考导向“爱、死亡、生命、毁灭”等根本问题。读她的诗,你会震惊于她所描绘出的关于“生命、死亡、情爱”的诗性之美。
 
她是一个悲观者,却极其擅长维持精神世界的平衡,不会让自己坠入“抑郁”、“厌世”的深渊。她的语言非常朴素,她能把全部的生命和情感凝聚到对大自然的书写中,她写诗的目的仿佛不是为了给出答案,而是让你产生某种对生命、对自然的凝神沉思,是一位值得多角度阅读的诗人。
 
正如她曾在一段随笔中写道的一样:“吸引我的是省略,是未说出的,是暗示,是意味深长,是有意的沉默。那未说出的,对我而言,具有强大的力量。”

诗歌的魅力

其实,查阅资料可以知道,以往以诗人的身份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人并不在少数,从某种意义上讲,将这个最高荣誉颁给这个群体,是诗歌本身的胜利。
 
对于喜欢诗歌的人来讲,它就是滋润灵魂的港湾,是无可非议的精神乐园。
 诗歌
诗歌之所以具有如此大的魔力,归功于两方面,一是其“提炼”与“修饰”的能力,使得一些词句在尽可能简略的同时具有更深的含义,真正做到“饱含情感”;另一方面则是诗歌对于人们阅读节奏的把控,读诗歌,更容易使人们降低自己的阅读速度,调节自己的阅读节奏,在这种舒缓的节奏里,大脑更容易去领悟其中的美妙意境,唤起联想,引发共鸣。
 
平淡粗糙的人生需要提炼,这就是诗歌的魅力。
 
最后,让我们来一起欣赏一下这位女诗人的几首诗作。
 
露易丝·格丽克诗作赏析:

山梅花

不是月亮,我告诉你。
是这些花儿
点亮了庭院。
我厌恶它们。
我厌恶它们就像我厌恶性,
厌恶那个男人的嘴
封住我的嘴,那个男人
令人麻痹的身体——
和那总想逃脱的哭喊,
那低低的,羞辱的
结合的前提——
今夜在我的脑海,
我听到那个问题和追寻的答案
融为一个声音,
不断地飞升,然后
被分裂成过去的自我,
那疲倦的对抗。你明白吗?
我们都是傻瓜。
而那山梅花的香气
正飘过窗子。
我怎能入睡?
我怎能满足,
当这个世界上
还有这种香气?
夏天
记得我们最初的那些幸福日子吧,
那时我们多么强壮,为激情而眩晕,
躺着,一整天,一整夜,在窄窄的床上,
吃在那儿,睡在那儿:是夏天,
似乎万物一瞬间
都已经成熟。天那么热,我们完全赤裸。
有时风儿吹过;一树柳枝轻拂窗口。
但我们还是有些迷失,你不觉得吗?
床像一张筏;我感到我们在漂流
远离我们的本性,向着我们一无所见的地方。
先是太阳,然后是月亮,以碎片的形式,
透过那棵柳树,闪耀。
每个人都能看到的事物。
然后那些圆圈结束了。慢慢地,夜变冷;
低垂的柳叶
变黄,飘落。而在我们每个人心中
生起深深的孤独,虽然我们从来不曾说起它,
说起遗憾的缺位。
我们又成了艺术家,我的丈夫。
我们能够继续旅程。

棉口蛇之国

鱼骨在哈特拉斯凌波而行。
还有其他迹象。
表明死神在追逐我们,从水路,从陆路
追逐我们:在松林里
一条盘曲在苔藓上的棉口蛇,直挺,
耸立,在败坏的空气里。
出生,而非死亡,才是难以承受的损失。
我知道。我也曾在那儿留下一层皮。